尊龙代理|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忆尊龙代理的成立以及对行业发展的贡献(五、曲折历程)
2021/5/6 7:04:29    新闻来源:尊龙代理官方网站
作者:张博庭 

五、水电科普和宣传的最大难点和作用在于政府公务员

我们知道,科普工作的重要对象之一就是政府部门掌握和执行国家政策的公务员。然而国内外的极端环保组织,由于有着国外机构的帮助和支持,其进行舆论斗争的经验非常丰富。所以,他们也一直把影响政府官员作为最重要工作之一。事实上,我国每次对于水电行业的发展造成巨大伤害的事件,几乎都是权力部门的政府官员受到极端环保思潮的影响结果。对于这种由政府官员作出的不科学的决定,学术组织的作用就显得更为重要了。特别是对于像我们水电这样,在历史曾经经历过严重误解的行业来说,更是如此。

5.1、叫停三峡的环保风暴乌龙

2005年初我国历史上的第一次环评风暴,就是叫停了施工中的三峡工程。其理由是项目未经过环境影响评价,属于环保法明令禁止的未批先建。当然,三峡工程主体本身的环境评价没有任何问题,当时的叫停理由主要是:1,三峡工程新增加的地下厂房部分施工,没有经过环境影响评价;2、三峡工程公司承担的溪洛渡水电站建设尚未通过环评,但已经开工建设了。

这一叫停三峡的环评风暴在媒体的宣传配合下,立即形成了强大社会压力。然而,当时的三峡集团也从侧面表态,说三峡工程建设不存在任何违法、违规的地方,也决不会停工。作为行业组织的学会也了解到,三峡公司所开展的施工建设确实没有任何程序上的问题,主要是有关政府部门对水电的工程特点不了解,所以造成了误判。

首先说三峡的地下厂房。这虽然是工程新增加的部分,但是,其全部工程都在原来三峡施工工地的地下部分进行了一些改动,对周围环境的影响,与原来的三峡工程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最重要的理由是,这种新增加的地下厂房需要不需要再单独进行环评,原则上是要由工程审批的部门确定。当时批准三峡地下厂房工程建设的是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环保部的部长恰好也是该委员的成员之一。在委员会讨论和审批三峡等地下厂房的时候,如果确有必要单独进行环评,环保部长理应履行好职责,提出具体要求。显然,当时的环保部长可能也和绝大多数人的看法一样,认为三峡增加地下厂房的机组,对于环境应的影响与原来的三峡工程并没有变化,不需要再单独环评。所以,三峡建设委员会才会正式批准了地下厂房工程。现在实际施工已经进行到了一多半,突然又被叫停,显然是环保部的个别官员不了解情况,有意无意中要公开否定和挑战环保部长的意见。要知道我们国家的政府部门,实行的是首长负责制,这种下级无端的否定领导决定的行为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因此,当学会把这些问题的来龙去脉在公布出来之后,叫停三峡地下厂房的官员,可能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叫停决定的草率和错误。媒体也立刻改变了高调宣传“环评风暴”的态度。

对于叫停溪洛渡电站的施工,也同样是由于个别环保官员对水电工程的特点了解不够造成的。因为,水电工程项目往往地处不同的区域,有的在深山峡谷,有的可能就在城市附近。不同工程的开工建设条件具有非常大的差异。例如,我们的葛洲坝水电站,坝址就在宜昌市,所以,开工建设非常方便。但我们的三峡工程开工之前,为了满足工程的需要,我们不仅要新建一个宜昌机场,而且还要建设一条连接机场和工地的专用高速公路。为了让不同的水电工程的进度、造价都有能进行统一的比较,当时的电力部门规定,水电工程项目都需要先开展前期工作,业内俗称“三通一平”。具备了三通一平的条件之后,才能正式开工建设。

当时的溪洛渡水电站实际上正处于三通一平的前期工程阶段,尚未正式开工建设。而且所开展的前期工作,也已经获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批准。工程建设的程序上,没有任何瑕疵。据说,当时的高层也曾经对于是否承认水电工程需要开展前期工作的特殊性还是有分歧的。然而,恰巧时任总书记的胡锦涛,就是从水电工地干出来的。所以,水电工程的这种特殊性高层也就很容易了解到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让已经叫停三峡的“环评风暴”,不至于完全落空。环保部门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补救的办法,那就是由环保部新增加一项水电开展前期工作也要先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部门法规。三峡集团利用春节的放假宣布停工,同时补交一份溪洛渡工程开展前期工作的环评报告,环保部门则利用春节放假期间加速审批,赶在春节假期过后,三峡集团就可以重新开工。也就是说让三峡工地把春节放假,同时当成是停工整改,实际上并不会影响工程的进度。

按理说,法律、法规是不应该有溯及以往的效力的,但是为了让尴尬的环评风暴,能够体面的收场,三峡集团也只能做出必要的让步,用一项事后发布的新规定,对已经进行中的工程进行了整改。总之,在这个问题上,尊龙代理以第三方方的身份进行实事求是地的进行科普宣传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可以避免社会产生国有企业与政府部门公开对抗的误解,同时也能让个别政府官员意识到自己决策中的失误,以便采取有效的措施妥善解决矛盾,维护好政府部门的形象。

5.2、极端环保的误导宣传造成我国生态环境的恶化

国内外的一些反水坝、反水电的极端环保组织,在进行反水坝、反水电的宣传地同时,也特别注重通过各种手段拉拢、影响有关的环保官员,以至于不少环保官员对我国的水电开发形成了较严重的偏见。例如,在“十一五”期间就曾有环保官员公开的对媒体表示“水电的污染破坏比火电还严重,因为火电的污染是可以治理的,而水电的生态破坏是不可逆的”。这种歪理邪说,本来是社会上最典型的“妖魔化”水电的谬论,却不仅被我国的个别环保官员接受、而且公开宣传,并用来指导我国的环境评价和污染治理。其后果的严重性,我们可想而知。

其实,在“十一五”期间,我国对煤电的环保要求还只是脱硫,还不考虑脱硝。而这种氮氧化物排放极其严重的煤电,却被环保部门当作比水电还要清洁的能源大力推崇。导致的结果是,我国的煤电超常规的高速发展。然而,几乎是当我们国家的煤炭消耗超过全球的50%的同时,我国就爆发了全国性的严重雾霾污染。后来的研究发现,大量煤电排放中的氮氧化物,是造成雾霾的一个主要元凶。因此,从“十二五”开始,环保部门紧急要求全国所有的煤电厂都必须加装“脱硝”装置,这才使得此后几年,各地严重的雾霾污染逐步开始减轻。然而,我们不能否认的沉痛教训是,正是那些当年被某些环保官员吹捧为比水电还要清洁的火电,一度造成了全国大面积的雾霾污染。以至于我国的能源结构也被严重恶化,至今我国煤电比重仍然是居高不下。我国目前以不到全球1/4GDP,却消耗着一半以上的煤炭,并且碳排放量已经超过美国、欧盟加日本的总和。这些历史遗留问题都和当年的环保政策出了毛病,有直接的联系。

5.3、叫停金沙江水电 一度搁置了我国水电的开发

同样是受妖魔化水电偏见的影响,在“十一五”中期,我国几乎所有的水电项目都不能正常地通过环境影响评价。一些大型水电项目在拿到开工路条之后,居然被搁置了数年之久。例如,当时世界上最高的拱坝小湾几乎都要封顶了,但因为环评问题电站的核准还没有通过。2009年“叫停金沙江水电”的再次环评风暴,更是让我国妖魔化水电的误导宣传达到了顶峰。我们知道“未批先建、跑马圈水、过度开发”是2009年叫停金沙江水电的主要理由,然而,“未批先建”的说法根本就不可能成立。根据我国2004年投资体制推行的改革“无须批准、只需核准”是改革后的管理政策。况且,开发金沙江是“十一五”水电规划中关于水电建设的首项任务。而且金沙江所有的水电项目,又都是在拿到国家的开工路条后,又毫无理由地迟迟得不到有关部门的环评。这显然就不是什么“未批先建”,而是典型的“先建未批”。“先建”本来是合法的(因为已经取得开工路条),“未批”则是因为环保部门对水电抱有偏见。

再看当时所谓金沙江“开发过度”的指责,金沙江所规划的电站在2009年环评风暴时,还没有建成一个。开发程度还是零,怎么就已经过度了呢?总之,这些明显的违反事实、违反逻辑的妖魔化水电的论调,由于被反复的宣传、炒作,似乎成了当时的真理,甚至在不同程度上误导了社会舆论,蒙骗了公众,也一度影响了领导和政府部门的决策,使得我国“十一五”中期的水电建设几乎一度完全停止。

叫停金沙江后,学会通过有关媒体和各种渠道积极发声,把未批先建的实际情况是“先建未批”,原因是某些官员对水电抱有严重的误解和偏见;“跑马圈水”是国家规划和电力体制改革所要求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开发企业自己的行为;“过度开发”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无稽之谈等情况,进行了说明。有关部门通过调查也发现,所谓金沙江水电“先建未批”的原因是环保部门对相关企业报上来的环评报告置之不理,一搁就是几年。地方政府为了能安全度汛,则要求企业必须尽快截流施工,以保障安全度汛。企业受到的是夹板气,“先建未批”其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发现问题的结症后,为了避免今后再发生类似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和环保部曾经联合发文,明确要求今后环评报告必须在2个月内予以批复。这个文件的发布,客观上也就相当于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这场环评风暴中造成金沙江水电的“先建未批”的责任,不是在于企业和地方政府,而是在于审批部门的个别公务员不作为。

5.4、坚持水电科普,减排重压带来水电发展的黄金期  

“十一五”后期,是我国水电发展和科普宣传最困难的阶段。那时,由于我国的水电发展受阻,几大国有电力企业的竞争都不得不集中在火电上,以至于我国的火电比重增速过快,能源结构逐渐严重恶化。由此也不免让国家的能源发展陷入了严重的困境。2008年前后有一段时间,在国内,煤炭供不应求、价格飞涨、矿难频发、煤电矛盾突出;在国际上,由于排放了与我们的发展水平不相适应的温室气体,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我们遭遇到了全球的批评。

2009年底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让出席会议的国家领导人深切地感觉到水电缺位的中国能源发展之困境。回国之后,立刻布置中宣部、国资委和国家能源局加强水电的正面宣传。同时为适应国际社会的减排的需要,缓解国际压力,我国也向全世界做出承诺,要在2020年把单位GDP能耗降低40%-45%,非化石能源的比重达到15%。此后,在2010年借着纪念我国水电建设100周年之际,由政府出面组织了一系列的反击妖魔化水电的正面宣传。至此,叫停水电的荒唐和严峻的国际减排压力,终于让我们认识到了:我国水电被妖魔化的倾向不纠正,中国的发展将难以可持续。

此后,我国水电发展迎来一个宝贵的黄金期,包括小湾和被叫停的金沙江水电站在内的一大批“十一五”期间被长期搁置的水电项目,在2010年下半年陆续都获得了核准。我国的水电建设者们也不负众望地干出了一系列出色的成绩,完美地实现了我国水电从追赶到超越、最后到引领世界水电的嬗变。在这期间,学会作为民间科技社团,所发挥的科普和宣传作用,避免社会舆论和政府公务人员被极端环保的欺骗宣传所误导,可以说是无可替代的重要。

(未完待续)

作者为尊龙代理官方网站专职副秘书长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尊龙代理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2961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